初旭:龙厂沟异物志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时间:2019-04-12 15:58

字号


作者:初旭
 
  川黔交界的古蔺县龙厂沟,地处乌蒙山深处,一条秀水将这片山地一分为二。两岸大山横亘,鸡岭巍峨,大坡连着小坡,大岭衔着小岭,就在这片绵延千里的森林里,生活着多种野生动物,它们在自己的动物王国“恋爱、婚姻、繁衍”,和我的父老乡亲一起和平共处,相安无事。也演绎了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今小记于此,让子孙记着他们的老家除了人,还有许多可亲可爱的小动物曾经在这里生活。
 

 
獐子
 
   獐,亦叫麝,名字像鹿,实际上也是一种小型的鹿。模样长得很乖巧,头上无角,棕黄色的皮毛熠熠有光。在陡峭的山岩上,或密密的丛林里或觅食,或贪玩,很少下山,也很少出山,在自己的空间里活得怡然自得。
  它分雌雄两种。雄的犬齿发达,形成“獠牙”,露出嘴外。它的脐部有一个囊,阳光灿烂的日子,獐蹿到高山顶上,面对蓝天白云晾晒脐部,这个囊便自动张开,就像盛开的花朵,吸收着太阳的精华。这时,有许多小虫子也飞到囊子,獐一动身,这些小飞虫便关闭在囊里。时间一长,獐的下腹部便长出一个坚硬的肿块,叫做麝香。这块小小的东西使跑过哪里都留下一道特别的香线,且久久不散。雄性麝香腺囊的分泌物是一种名贵的香剂,具有芳香开窍、通经活络、活血止痛、消炎解毒、排脓生肌等功效,既可作香料,也可药用。
   獐对家乡这片土地很熟悉,走到哪里都不陌生。獐灵活机敏,很难捕猎,得到麝香更是难于上青天。相传獐若被打中,死前一定会一口咬下自己身上的麝香吞下去,如果被网夹或捕获,它就静静地等待,等待,等待猎人走进,才自残而死。
   据说,这种捕获的獐会产生一种“嫚”,这种东西来无影去无踪,会对猎人长期骚扰。肉也不能随便烹饪而食,先要请来有道之士进行祭奠超度方可平安,否则,轻者牛死马遭瘟,重者断子又绝孙,据说,遇到这种“嫚”,会延续几代人。
 如今,我老家早已无獐可捕了,只留下一些散碎的故事在民间。是否如此,未作考证。
 
马狗
 
   马狗果真像狗。为何姓马,不得而知。全身黄爽爽的,尾巴特别长,走起路来慢吞吞的,就像一只夹尾巴狗。这种动物可以说是动物世界训练有素的家伙,人们戏称它“马元帅”。
   马狗一般不单独行动,至少四、五只一路出没,多的达十至三十只。它们在偷袭某种动物之前,专门有盯梢的马狗。且到了火候,“哨兵”便立即发出信号。前面一只爬到“敌人”的头上,立即用利爪很抓敌方双眼,第二只紧接着便爬上敌方尾部,用利爪伸进对手肛门,拉出肠肚。刚才好端端的一头牛或猪,瞬间便慘烈地倒在血泊之中。后面的马狗一窝蜂上,很麻利地就将自己的敌人“收拾”了。
   马狗一旦上了十只左右,一定有一只狼随同出征。据说马狗下了崽,“行军作战”不方便,便顺水推舟请狼将小马狗掉。为报答马狗近乎忘命的盛情,狼就主动请缨,充当马狗的马前卒。动物界的互相利用,竞也采取如此血腥的手段面令人毛骨悚然。
   马狗不轻易攻击人,听我的父辈讲,见了“马元帅”,喊一声:马哥,我前世与你无怨,今日与你无仇。马狗便绕道而行,与人相安无事。

 

山羊
 
    我老家不远处,有一片咬牙切齿的崖岩,怪石嶙峋,很是怕人。崖下有洞,洞很幽深,往里走冬暖夏凉。洞里很宽敞,乡人常结伴到山洞里熬制硭硝,用以制造鞭炮或猎枪之用。
    那天下午,残阳如血,把片片大山擦得血迹斑斑。正在这时,对面山崖上有一只山羊突然惊喳喳地叫喊不停,一路走一路叫,声音及其凄厉,方圆几里地都能听见,也引起了许多村民的围观。洞里熬硭硝的十多位工友听见,也跑到旁边的岭上看热闹。待最后一位工友走出山洞,头上的崖石轰然塌陷,声音如雷。工友见此眼睛发直,朝着山羊的地方长跪不起。
   时值五月端午,在龙厂沟的环山上来了一只山羊。有村民参与围捕,曾经在洞里熬硭硝的一位王姓工友看见村民围猎,不顾妻子劝阻,也提着门后的一根青杠棒出门围捕山羊。由于人多羊少,敌众我寡,善良的山羊被那位
王姓工友几梦棒就弄死在山道山上。
   一场天壤悬殊的较量,众村民大获全胜,正兴高采烈抬着山羊往家赶。老远又听见工友家里传来老山羊的叫声。大伙紧赶慢赶来到村民家里,只见其妻子肚大如鼓,凄厉的山羊叫声便是从其嘴里发出。
   原来工友之妻见村民围捕山羊,预想大伙到家里吃饭,就煮了三升多米的豌豆稀饭。左等右等均不见丈夫和村民身影,她一个人便动手先吃,没有想到,三升多米的稀饭竟然被吃得一干二净。那叫声老远都能听见,其凄厉程度在月黑风高的龙厂沟更是瘆人。据说这女的惨叫了三天三夜才断气。

黄腰狸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黄腰狸就是狐狸中的一种耳部短而圆,尾毛不蓬松,体形细长,大小如小狐狸,全身发出异臭。
    这家伙前胸部具有明显的黄橙色喉斑,老远看去就像细瘦的腰间围着一块金黄色的腰围,因此龙厂狗人根据这个特征叫他黄腰狸。由于它喜欢吃蜂蜜,因而又有蜜狗之称。主要栖息于各种类型的林区,巢穴多建筑于树洞或石洞中。老家祖屋边上的柿子树上,就曾经是他们的天堂。
     它喜欢晨昏活动,但白天也经常出现。善于攀缘树木陡岩,行动敏捷。出没时
常常“夫妻”同行,以山中的大马蜂为攻击对象。看树上有马峰窝,“夫妻”互递眼色后。雄的以闪电般速度冲向马蜂窝,闭着眼,用嘴和爪往马蜂窝乱捅。马蜂爬到它身上,它以疾快的速度冲到草丛里,就势几滚滚,便没事了。这时雄的又上,“夫妻”轮流袭击,一窝马蜂被它三下五除二,便“家破人亡"了。小蜂蛹也成了黄腰理的盘中美餐。据说,黄腰狸经过的地方,有一道孤臭味,再凶险的马蜂也会“闻气丧胆”,不敢恋战,早早地落荒而逃。
     小时候采猪草或割牛草,看见马蜂窝就躲得远远的,黄腰狸敢于弄它,让我一直很佩服。它也有不好的地方,我老家有句俗话“黄腰狸跟鸡拜年,没安好心”   。小时候,我家的鸡就曾经被他袭击过,它的这点毛病,很让我瞧不起。(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相关链接:


 
  作者初旭,本名王先军,四川古蔺人。民建会员,资深媒体人,品牌策划人。系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研究学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基层法律工作者,目前从事网络传媒和法律服务。
   先后当过农民、教师、公务员、法律工作者。曾在多家媒体从事传媒工作。其间创作和采写各类文艺、新闻作品上万件。作品散见于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中国经济网、《人民日报》、《法制日报》、《知音》等全国知名报刊。出版有个人散文集《山地风流》和报告文学集《遍地英雄》、《泸商记忆》(与人合作),主编了大型专著《最泸州——泸州建市三十周年专辑》,与人合作出版《巴蜀名胜楹联大全》等。先后推出的《纳溪贡茶.等您回家系列》《山地笔记系列》《我是品牌系列》等散文系列及多篇调查报告受到了社会各界和企业家们的关注。与人合作创作的歌曲《灯闹古蔺》《黄荆行》《花开丹桂》《龙抬头》《马蹄滩之歌》《水口之恋》《一潭美酒是故乡》等先后斩获全国大奖。主要擅长于新闻策划、深度报道、品牌策划、品牌推广、歌词创作和新赋体的写作,所编著的《泸州百业赋》即将出版发行。

责任编辑:江边鸟新闻报料微信:chuxu0830   本站(注明中国天机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初旭,龙厂沟,异物,作者,初旭,交界,古蔺县,龙厂沟,地处,
继续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