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防城港:民企遭恶意诉讼 两级法院不移交公安立案为那般?

来源:中国网 广西新闻网等 时间:2016-05-02 22:57

字号

原标题:防城港市一烂尾楼盘引出2200万元债务纠纷(图)
来源: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防城港 一烂尾楼盘引出2200万元债务纠纷

判决生效已三年 执行为何这么难


涉案被查封的烂尾楼盘,主体结构已经完工。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记者 魏碧锋 文/图

解决民间债务纠纷,债权人最依赖的武器就是法院判决。可在防城港市防城区,有这么一件事:在多名债权人与铭源公司、亚细亚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中,相关法律文书生效了3年多,亚细亚公司也有被查封的房产可以执行,可强制执行过程却漫长曲折,债权人2000多万元的权益至今没能兑现。

2015年10月20日,被查封房产三次流拍后,在债权人提出了“以房抵债”申请的情况下,防城区人民法院开始了变卖程序。令债权人担心的是,如果此次变卖再次失败,被查封的房产将有解封返还给债务人的法律依据,债权人将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1 起因

楼盘烂尾致债务纠纷

这起债务纠纷源于防城港市一个名叫亚细亚花园的楼盘。2010年,铭源和亚细亚两公司签订了《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约定由亚细亚公司出地,铭源公司筹资,共同完成亚细亚花园B#楼、C#楼的开发。

合作开始不久,资金出现短缺。2011年,上述两公司和叶某先后签订了两份《担保借款协议》,获得融资1600万元。紧接着在2012年,又以相似的形式,从另一商人刘某处融资600万元。

遗憾的是,虽然有资金注入,楼盘最终也没能建下去。2015年10月28日,南国早报记者在该楼盘所在地看到,两栋大楼已封顶多年,但外墙粉刷和水电安装还没做。旁边的一些住户介绍,楼盘封顶后,施工队伍就撤离了工地,已烂尾好几年了。

为了追讨欠款,叶某、刘某分别在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把上述两公司告上了法庭。防城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作出(2012)防民初字第77号、第701号民事调解书。因被告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规定的义务,叶某向防城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与此同时,刘某也根据防城港市中院作出的(2013)防民终字第83号民事判决书提起了强制执行申请。

最终,叶某将申请执行人变更为了润德公司,随后润德公司又将债权转让给了北海市中一公司,至2015年3月,包括刘某的案件在内,上述3宗案件的债权均转到了北海市中一公司。北海市中一公司“接力”要求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标的为2200万元及相应利息。

2 过程

法院执行漫长波折

叶某为何将债权转让?记者从叶某等人代理律师处了解到,除了其他方面考量,主要是法院强制执行始终没有效果,他们已疲于应对,想尽快将债务兑现,缓解资金压力。

据了解,原债权人叶某等人在案件审理时已提出财产保全,并申请防城区法院查封了被告亚细亚公司名下的房地产(烂尾楼盘)。也就是说,案件审理完毕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但现实情况并没有叶某等人想得那么简单。在案件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上述房地产经过评估,并由法院委托的拍卖机构两次在报纸上公告拍卖期间,均被防城区人民法院叫停。

原来,第一次拍卖暂停后,叶某等人向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督办,防城区法院启动第二次拍卖程序;但程序启动后不久,防城区人民法院收到防城区检察院《检察建议书》,以案情重大为由,再次暂停程序。

对于检察院的介入,2014年11月,叶某等人提出异议后,防城区人民检察院因“适用法律有误,介入程序欠妥”撤回《检察建议书》。

车轮战的法律程序后,时间已来到了2015年,眼看有可以执行的房产,但债权却始终没兑现,心灰意冷的叶某等人最终折价将追讨权利转给了中一公司。

3 疑问

以房抵债为何遭拒

检察院撤回《检察建议书》后,第三次拍卖在2015年5月到来了。不过,新债权人北海市中一公司面对的结果是:拍卖未能成交。

根据《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第三次拍卖流拍且申请执行人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拒绝接受或者依法不能接受该不动产或者其他财产权抵债的,人民法院应当于第三次拍卖终结之日起七日内发出变卖公告。

10月28日,在防城区人民法院门口,记者看到了这份法院变卖公告,标的房产的价格为3495万余元,落款时间为2015年10月20日。

“第三次拍卖流拍后,我方就提出了以房抵债的申请。”得知法院已经开始变卖程序时,北海市中一公司代理律师黎先生显得相当惊讶,他说申请执行人未获知法院正在进行变卖程序。黎先生说,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之所以限定拍卖次数,主要还是出于节省司法成本等考虑,但申请执行人已经明确表示接受“以物抵债”,并提交了书面申请,在债务和利息远超变卖标的价格的情况下,进行变卖程序让人难以理解。

在黎先生手中,记者看到了申请执行方提出的“以房抵债”申请附件,日期为2015年6月。黎先生称,申请文件已提交给负责执行的韦姓法官,但当时没有要回执。

更令申请执行人担心的是,几年的努力可能变成一场空,根据《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自变卖公告之日起六十日内没有买受人愿意以第三次拍卖的保留价买受该财产,且申请执行人、其他执行债权人仍不表示接受该财产抵债的,应当解除查封、冻结,将该财产退还被执行人。

4 采访

两级法院互踢皮球

一件看似简单的执行案件,为何如此漫长曲折,案件背后有何隐情?10月28日上午,南国早报记者来到了防城区人民法院。

在该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签收了记者的采访函,对方表示,该案情况复杂,要回答采访函上提出的问题,要经过院领导或者是上级法院的审批。

随后,记者致电该院韦院长,对方表示自己正在外面开会,建议记者采访分管该案的石姓副院长。紧接着记者来到了石姓副院长的办公室,却发现无人办公。打通电话后,石姓副院长表示,自己在外面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

2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上采访函后,负责外宣工作的黄姓负责人同样表示,该案情况复杂,需请示领导。记者在他的办公室等了约两个小时,黄姓负责人返回。他表示,院领导都在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提出是否可以29日接受采访,对方称不方便,要等到下周。

11月13日晚,韦院长终于给记者打来电话,他称该案的标的物(即这一烂尾楼盘)还涉及其他案子,法院正在慎重处理。

广西防城:“亚细亚花园”案扑朔迷离猫腻多

来源:中国网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法院擅自启动重新鉴定程序,以广西华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南公司)不预交鉴定费用40万元、造成不能鉴定工程造价、工程价款不能确定为由,于2015年10月30日作出(2015)防民初字第1008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华南公司的诉讼请求。华南公司不服,上诉至防城港中级法院并于12月2日开庭审理。

据华南公司负责人介绍,11月下旬,华南公司以“严重歪曲事实,枉法裁判”为由,向广西高级法院等单位投诉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

12月1日,记者致电防城港市中级法院办公室欲了解以上开庭的有关情况,接电话的女性工作人员让记者联系该院宣传网络办。随即,记者多次拨打其提供的联系号码但均无人接听。

一审判决华南公司胜诉并

2009年10月13日,华南公司与广西防城港市亚细亚贸易责任有限公司(下称亚细亚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亚细亚公司将其“亚细亚花园”B#楼发包给华南公司承建。

目前,亚细亚公司未向华南公司支付一分钱款项,华南公司已垫支材料款、劳务工资(含农民工工资)等共计19835334.88元。

据防城港市防城区法院于2014年11月26日作出(2014)防民初字第372号《判决书》显示:亚细亚公司与南宁铭源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铭源公司)偿付华南公司工程款、停工补偿费等30238832.14元;华南公司对“亚细亚花园”B#楼工程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亚细亚公司遭遇

据亚细亚公司法定代表人杨铭林的反映材料显示:2010年12月,铭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邵先宏找到杨铭林,称其资金雄厚,愿意与杨铭林合作开发亚细亚花园房地产项目,杨铭林信以为真,于是双方签订了《房地产合作开发项目》,共同合作开发房地产。2011年11月,邵先宏称其资金周转困难,向杨铭林求助。随后,杨铭林以其公司名义为铭源公司作为担保向叶润龙借款600万元,并约定日息万分之八。

2011年11月17日、18日,叶润龙通过将本金300万元转入转出两次,账户变为600万元后存入邵先宏帐户,将此成为600万元入账凭证,最后将以上“做假账的”300万元转走290万元,仅余10万元在账户上。此600万元借款仅10万元是真实,其他590万元根本不存在。

因邵先宏未如约还款且“失联”,叶润龙将亚细亚公司起诉到防城区法院,该院判决亚细亚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偿还600万本金及利息。

公安机关认定涉嫌诈骗

据防城港市公安局2014年6月20日【2014】11号《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显示:经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认为,邵先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之规定,涉嫌合同诈骗罪,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在杨铭林报案前,叶润龙、刘悦及该工程项目相关债权人已以邵先宏借款或欠款未还之名(事实上与邵先宏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行为属于一法律事实),向防城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且法院已作出生效的民事判决或裁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二条规定:需要立案侦查的案件与人民法院受理或者作出生效判决、裁定的民事案件,属于同一法律事实,如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公安机关应当立案侦查,(一)人民法院决定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撤销该判决、裁定的;(二)人民检察院依法通知公安机关立案的。至目前为止,防城区法院没有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更没有撤销已生效的判决、裁定,人民检察院也没有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因此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依法不能立案查处该案。

亚细亚公司不认同防城港公安局不能立案的理由。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案件立案标准是: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除此以外,无附加任何其它条件。关于刑事、民事交叉案件的处理,我国法律规定的基本原则是先刑事后民事,即:只要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立案后,与之相关的民事案件应当中止。这并非防城港公安局认为的必须坐等法院移送、检察院通知。

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二条规定,亚细亚公司认为此规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公安机关有案不立,或者违法插手民事纠纷的处理,而并非是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刑事案件的前置条件。防城港公安局关于此条规定的理解有误,应予纠正。防城港公安局不立案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公安局有权依据《刑事诉讼法》关于刑事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依法立案侦查本案。

防城港公安局对其已认定为涉嫌刑事犯罪的合同诈骗案件“不能立案查处”,到底是不“敢”立案?还是受到了某些官员或不当干预?

检察院认定涉嫌诈骗

2014年7月,亚细亚公司对防城区法院错误的判决,以及叶润龙等人的涉骗行为不服,向防城区检察院申请监督。

据2014年8月6日防区检民(行)建字[2014]02号防城区检察院《检察建议书》显示:叶润龙和邵先宏虚构借款600万元的事实,并分别伪造收据收到借款600万元假证据两张,骗取亚细亚公司在担保借款协议上签字盖章。通过诉讼调解达到骗取亚细亚公司财产的目的。叶润龙、邵先宏涉嫌诈骗。

因此,防城区检察院向防城区法院建议:中止执行该案,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2014年11月18日,广西公明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桂公明司鉴会字(2014)第57号《鉴定意见书》,该鉴定书证明了叶润龙于2011年11月15日借款给南宁铭源矿业公司600万元的事实不存在,亚细亚公司系被涉嫌诈骗的刑事犯罪受害人。

谁应享受“亚细亚花园”B#楼工程款优先受偿权?

亚细亚公司申请再审、申诉等行为均未得到防城区法院的有效及时处理,但法院却又对亚细亚公司的财产拍卖、抵债执行势如破竹,完成不顾及案件存在的涉嫌诈骗事实。

“亚细亚花园”B#楼先后被防城区法院查封,并进入拍卖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叶润龙和邵先宏涉嫌虚构巨额借款、伪造证据、恶意诉讼等进行涉嫌诈骗,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是,防城区法院、防城港市中院为何不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欲将“亚细亚花园”B#楼工程直接抵偿给叶润龙等人?明知当中是涉嫌诈骗仍为其“推波助澜”、“保驾护航”?

本案错综复杂,当中还有“案中案”,本网将持续跟踪报道,敬请关注。(廖仕友)


责任编辑:江边鸟新闻报料微信:chuxu0830   本站(注明中国天机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西防城港:民企遭恶意诉讼 两级法院不移交公安立案为那般?
继续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高仿包
    2017-03-24 00:40:06发表

  • 性感丝袜
    2017-03-18 21:27:43发表

热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