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泸州人与金庸的面对面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时间:2018-11-04 12:07

字号

金庸先生(左)与泸州记者握手

 
   编者按: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原名查良镛)10月30日下午病逝于香港养和医院,享年94岁。金庸笔下创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包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等。大师的仙逝,牵动着亿万中国民众的心,他对泸州的人,泸州酒的情感,让人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在此,川南经济网特约原泸州晚报老记者陈锡烈先生撰写回忆文章,以示缅怀。
 
作者:陈锡烈

   2004年9月,桂花飘香之时,四川省文联、四川省作家协会等几大文化团体,策划出一个重大活动,邀请金庸大师到成都,进行一次“峨眉论剑”。
当年,中国西部的“华山论剑”余波未息,“峨眉论剑”强势登场,大有一决高下意味。一个新闻火爆,各大媒体跃跃欲试,记者要全程跟踪报道,借此吸引读者眼球,提高自身知名度。成都地区媒体尤为甚之,独具捷足先登优势,组委会早早发出采访邀请。
   “我们也要派人采访!”当时,《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的总编田怀聪先生,从时任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何开四先生处获得重要“情报”,拍板我同记者部的年轻记者吴迪,一道前往成都采访“峨眉论剑”开幕式。这次活动的具体联络人,一位四川省文联办公室中层干部。通过何开四的协调,我从联络人处,提前得知开幕式的时间,地点在一家豪华酒店。
   开幕式的头天,我和吴迪乘长途车抵达成都,第二天中午一点钟赶到会场。这时,一楼大会议厅前,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一群中央级、四川级媒体的“大记者”或胸戴“采访证”、或肩扛摄像机、或脖挂照相机,聚一块气派地谈笑风生。我同吴迪只是地、市级“小记者”,不但没有没有“采访证”,还没“长枪短火” 装备,仅有一支笔、一台不足3000元的索尼照相机,这种场合怎么敢“出人头地”?人贵有自知之明,两个人只是掏出《记者证》挂牌,往守门的保安员眼前一亮,提前摸进会议厅,悄悄找中间位置坐下。
   中午两点,“峨眉论剑开幕式”准时举行,舞台上坐着一排人,一位身着白衬衣、毛线背心的老学者坐正中间——我认是金庸大师,曾见过他的照片。当主持人宣布开幕,接着就是一系列必须的老生常谈:介绍领导嘉宾、主办单位、活动宗旨、议程……这时,我叫吴迪记录下重要内容,开幕式结束后写稿传回泸州,然后以一种“穿草鞋不怕穿皮鞋”的气概,举起3000元索尼照相机,同那些上万元装备的摄影记者挤到台前,拍摄下开幕式盛况,回头找原位坐下。
   最后,一切例行公事完毕,主持人郑重宣布:“下面是记者提问?”这个关键时刻,我原本想谦虚一下,让中央级、四川级的“大记者”先提问,却看不到一个人挺身而出,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忽地从座位站起身,以“小记”身份向金庸大师提问:“大师先生,我是《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记者,这次唯一参加采访的地市级报刊,能不能单独采访你?”我一句话没落音,一排惊奇眼光向我射来,似乎无声地在说:“哪里来的‘老小子’,竟然敢单干!”
   “好哇,泸州我知道,大学的班级中,有一位泸州人叫***”,同窗4年,关系很好。我平日里,常喝泸州老窖……“这时,金庸大师在台上主动对话,一排排眼光转向舞台。傍晚,开幕式结束,我两人回到所住宾馆,吴迪写好初稿,我稍微修改一下,他马上乘夜色去《成都日报》找同学将稿件、照片传回《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天亮时,好同泸州读者见面——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微信,只有采用传真输送搞件。
第二天下午,我同吴迪回到泸州。一走进记者部就获悉,“峨眉论剑开幕式”发了新闻,《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派人向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联系,能不能出面举办一个大型活动,邀请金庸先生亲临泸州, “品尝老窖美酒”?同时,几个记者已出动,寻找金庸大师的昔日同学……这时,总编室告诉我:“随时准备出发,再去成都采访金庸大师。”
   9月28日,《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田怀聪总编特派“老记”的我、“美女记者”柯江红、“老司机”喻利洪等三人,带上两瓶“泸州老窖”、以及邀请赴泸州 “品尝老窖美酒”的信息,驱车前往成都,再次采访金庸大师。当晚,三个人住宿一家宾馆——紧邻金庸大师下榻的酒店。一旦住下,三个人立即商量怎么采访?柯江红主动提出:“明天清晨去酒店,搞一次敲门采访。”因为,从联络人内线获悉:明天上午10点,金庸大师去参加一个活动,在此之前才有可能。
   “能不能采访到,把邀请信息传达、送上泸州老窖……”一夜未眠,辗转反侧。第二天早上8点,三个人匆匆赶到酒店,柯江红说先上楼“侦察”一下,我手提两瓶泸州老窖、喻利洪手捧索尼照相机,坐大厅沙发进入“一级战备”,只要柯江红一有召唤,火速直奔金庸大师所住楼层。一段时间过去,总不见柯江红音讯,我着急得如热锅上蚂蚁……
    这个时刻,柯江红同我们分手后,打听到金庸大师所住楼层,两名保安见是一位美女记者,没有驱赶反而交谈起来。一忽儿,一位联络人从房间走出,柯江红冒昧地大喊了一声:“老师,我是采访金庸大师的记者。”然后上前小声解释,等候了一个晚上,希望能开一下绿灯。大概被美女记者真诚打动,联络人回房间没多久,返回对柯江红说“大师同意采访,要抓紧时间。”
   带着忐忑不安心情,柯江红走进房间,金庸大师热情招呼坐下,主动作介绍:“我办过《明报》,知道记者的工作很辛苦。”然后话锋突然一转: “你访问吧。想问什么问题,尽管问。”金庸大师发音不是纯正普通话,带着熟悉的港味,但吐字清晰,思维敏捷。
   “我是泸州晚报记者(现为《川江都市报》),你到成都峨眉论剑已发消息,记者正走街串寻找你昔日同学……欢迎大师到泸州作客!”一听说是泸州,金庸大师特别非高兴,发出一个感叹:“能够找到老同学就好了!”接着又给柯江红,讲述一些老同学的温馨往事……


《独孤九剑》武侠大使-青城派掌门刘绥滨接待金庸先生

   熟悉泸州,不忘故人,金庸大师有一种特殊感情,柯江红趁热打铁提出要求,金庸大师立即在采访本上,为《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的读者题词。当听说美女记者是“近视眼”,金庸大师开起玩笑:“我的小说《射雕英雄传》里,有一位姓柯的大侠,眼睛也不好,就是柯镇恶——柯大侠”两人谈笑间,金庸大师专门给美女记者题词,笑称为“柯大侠”:“今见柯大侠小姐:很感兴趣,盼你眼睛快好!金庸   2004年9月29日”。
一次简短采访完毕,柯江红和联络人陪着金庸大师乘电梯下楼。一瞬间停住底楼,“噗嗤”电梯门刚打开,我望见金庸大师抬腿跨出,一阵风地迎上去,急忙送上两瓶泸州老窖:“这是泸州人民的一片心意……”一旁的工作人员接下礼物,金庸大师主动向我握手。前几天的开幕式上,我们是远距离面对面;酒店大厅,我们是手握手。“机不可失!”喻利洪迅速举起索尼,拍摄下激动人心 的一刻。这时,柯江红向金庸大师介绍“这位是老记者陈锡烈,同一家报社伙伴。”
   一刹那间,几名等候已久记者涌上,金庸大师对我们二次见面,显得十分兴奋,紧紧握住我的手说一句:“陈老师,辛苦了!” 我的天啦,金庸大师居然喊“陈老师”!顿时,我羞愧得满面通红,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嘴里喃喃地说“你才是大师,中国顶级大师!”
   当天下午,一次采访凯旋,我们回到泸州,马上将“握手”照片经电脑输出保存。2011年9月19日,泸州晚报(现为《川江都市报》)创刊10周年特刊《十年交响》上,同时将我同金庸大师的握手照片、金庸大师给柯江红的题词刊登出,作为一个金色的纪念。
   一晃14个春秋,又是秋风萧瑟时。10月30日晚,一个噩耗从香港传来:大师不幸在港仙逝,悲从心来,不由翻出“握手”照片一次次地观看、一次次无语……
   呜呼,悲莫悲兮生别离,唯愿先生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江边鸟新闻报料微信:chuxu0830   本站(注明中国天机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群,泸州,人与,金庸,面对面,
继续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