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陈大刚:月亮与太阳——中秋随想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时间:2017-10-04 04:13

字号

 
作者:陈大刚
 
  一到中秋,只要是读过几天书的中国人一般就会就会想到赏月,而且还会联想到古诗中那些月亮。至于文人这种特殊的酸性动物,则要用月亮来下酒,并整出一些排列成行的文字,在平平仄仄中摇头晃脑——这就是传统的力量。

 

 
  月亮与酒,在中国古诗中,绝对是两大主角。尤其是月亮,那唐诗宋词随便一翻,里面写月亮的就有一大把——在古代中国,一个人作诗弄文时要是没有写过月亮,估计他就没有资格当诗人。这就像在中国酒城泸州,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如果没见过泸州老窖和郞酒,那就不配作泸州市民一样。这不奇怪,因为在农耕文明时代,无论是春是秋,还是夏是冬,月亮在夜晚的出现,都让会让中华大地敞亮,同时让也人心头敞亮。并且,月的阴柔淡泊,空灵虚渺,又与老庄的道家情调相合,特别对中国文人的脾胃。所以,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的月亮,便成为中国人心中的偶像;所以,中华民族要选择中秋作为月亮专属的节日——为月亮专门设定一个节日,在世界上的国家和民族中很少见。所以,在中国神话中,月亮自然是正面人物,嫦娥、吴刚等人,也就沾了月亮优美的光,笑咪咪地频频出镜接受采访。就我个人来说,无论是在故乡的赤水河边,还是内蒙大草原上看到月亮,都会被它那空灵碧透征服,生出“我欲乘风归去”的旷达——把掌声、尖叫声、跳脚声、鲜花送给月亮是必须的。
 

 
  但与此同时,太阳在中国却不怎么招人待见。中国人好象不是太阳的粉丝。原因我以为是这样。黄河长江流域的夏天,太阳那叫一个毒辣,让你看到就想躲开几丈远,除非是刀架脖子上,否则没哪个愿意光了身子站在太阳下面晒。古人知道这点,就很聪明地将那些扰乱社会治安的人,捆了放在六月的太阳下秀“日光浴”——《水浒》中雷横冒犯了知县大人的相好,就吃过这苦头。另外一个方面,黄河流域靠天吃饭的农耕文明,特别怕太阳。北方雨水向来不多,而一到夏天,基本都是太阳控盘。要是超过四、五十天都是火辣辣的大太阳,那么就基本可以肯定,绝对要出人命——“赤地千里,人相食”。中国古书上记载的自然灾害,旱灾占了一半以上。东汉的黄巾军、明朝的李自成能够提刀弄斧打群架的原因,就是天下大旱。其实,说穿了,真正对地球文明恩重如山的是太阳。但古人不可能通过今天的科学知识深刻认识和领会太阳的伟大——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人的所有食物,都是太阳热能的转化,并且那月亮能够“千里共婵娟”,也是向太阳借的光。因此,太阳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许多时候就是南霸天、黄世仁一样的反面角色——它的一生基本上是倒三七开,三分成绩,七分错误。成绩属于“当然,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太阳也做过一些好事”那种。对太阳的这种盖棺定论,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冤案之一,比窦娥还冤。
 

 
  一方水土生一方的观念。太阳在西方却拥有海量的粉丝。比如那古希腊神话中,太阳的名气远在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之上。古希腊人对他可谓是委以重任——头上戴了“人类的保护神” “光明之神”“预言之神”“航海者的保护神”“消灾弥难医神”几大顶高帽子,同时又让他分管音乐、竖琴、诗歌,相当于众神之国的“常务副总理”。欧洲人这样与中国人唱反调,是因为他们的生存方式与中国人不同——靠海吃海的民族,一到海上讨生活,就希望天天都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下雨吹风,那是去海上送命。所以,他们的一家老小要吃饱肚皮,就得有太阳;要脱贫致富奔小康,必须靠太阳。
  太阳在欧洲表演的是温暖而灿烂。那欧罗巴由于纬度高,太阳就不毒辣,再加上海风调节,有太阳的日子就是好日子。而太阳下的“日光浴”,简直就是欧洲人生命中的“精神大餐”。希腊人基本上是把“日光浴”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在米克托斯岛上,上午不到九点就有许多男男女女躺在了沙滩上晒太阳,那是把“日光浴”当作了早饭来“吃”的节奏。而在居民区则能看到这样的“风景”:自家阳台上 ,“三点式”在椅子上一躺就开始“浴”。甚至连坐船时也要抢着在甲板上“浴”。我就曾亲身在爱琴海边沙滩上体验了一把“日光浴”——与中国夏天的太阳简直就是才烤出来的烧刀子一样的包谷酒不同,欧洲那清澈透明又爽烈抒情的阳光,就如同我们泸州的1573与青花郞美酒,优雅净爽,空杯留香。它灿烂地拍打全身,让血液欢快流淌,又有海风时不时水一样来拂动,心头就有泉水流过一样,简直就是一通全身爽快来劲的亲切按摩……
 

 
  如此地善解人意,与人相亲相爱,太阳在欧洲人的心目中当然就是正面人物,当然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化身——热烈、灿烂、温暖、激情!而月亮,对于他们来说,就不是那么至高无上,除了诗人在夜晚撩妹时,需要它出场增添气氛外,更多的时候,欧洲人没把它当回事——因为月亮的阴柔淡泊,空灵虚渺,不太合欧洲人孔武阳刚,激情浪漫的脾胃。所以,月亮在欧洲就没有太阳吃得开。所谓月亮也是西方的圆,肯定是写了错别字。如果说太阳是西方的圆,这个我可能会认同。
 

 
  其实,月亮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就是月亮本身;同样,太阳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就是太阳本身。所以不同,是人心使然。因为人是势利的动物,谁对他好,他就投谁的票。明白这个道理,中国的太阳不要纠结,西方的月亮也不用郁闷。反过来说,中国的月亮切不可在中秋这天就认为自己真是老子天下第一,而西方的太阳也得谦虚一点,得像希腊阿波罗神庙门柱上铭刻的那句箴言说的那样——“认识你自己”!

相关链接

 
  作者简介:陈大刚,赤水河边古蔺大山中人,就职于四川省泸州市公安局。曾出版《站立天地问》(作家出版社)、《对自己好点》(中国文联出版社)。《笔走大中国》是作者第三部著作,为个性化旅游散文集。也是当今中国第一部为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自然风物、历史人文“树碑立传”的旅游散文集。
责任编辑:江边鸟新闻报料微信:chuxu0830   本站(注明中国天机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泸州,陈大刚,月亮,太阳,中秋,随想,作者,陈大刚,一到,中
继续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