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刚:歌词中的诗意追求

来源:川南经济网www.chuannane.com 时间:2019-03-16 23:14

字号

  
——简评音乐人元刚的歌词
作者:徐潋
 
  新的时代,需要创新,需要飞翔的思想,也就需要有一代正常的联想和想象,那么音乐就是其基因链。美国人曾震惊于前苏联最早“飞翔太空”,便耗资无数,耗力无数,结论就是:美国大学没有开设音乐课。所以我们也有理由,让“唐诗宋词”飞起来,让“和平、和谐”飘扬起来,那么祖国的未来才会更加美好。
  正是居于此,音乐人元刚的歌词,前景才会一如楚天。



 元刚(左)参与大型纪录片《千里走进赤水河》摄制
 
  我是有这个信心的。因为他有这个坚实的创作底蕴,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元刚就出版了诗文集《独对伊人》《瓶装的火》《透明的水与火》三部,并被冠以“红桔诗人”雅号。如元刚的红桔诗歌代表作《邀你到一只红桔上作客》:“桔香做请帖。千里之遥/邀你到一只红桔上作客/变成小花虫,红绒毯上/朝饮清露,暮眠翠叶/许多简单又沁凉的话题/乘一曲《桔颂》,去亲热/所有芬芳的开端,绯红的完结”。这魔幻般的想象力氤氲着青春的激情与活力!
  如文学史上唐诗到宋词是两次“文峰”的跃进,那么元刚以一位优秀诗人敏锐的触角和想象力进入歌词创作领域,所以不可否认,他是驾轻就熟、高人一筹的。这也许正是元刚歌词显得异于常人和出类拔萃的由来吧。
 
一、在“地域”历史文化底蕴里,打捞起创作的“艺术”
 
  元刚走过许多地方,还是回到故土酒城——泸州,挖掘了许多“唐诗宋词”的元素,以音符的旋律,放飞家乡改革发展的新气象,这正是“握得着乡愁”。
  如泸州市江阳区的形象歌曲《醉江阳》。江阳是酒的“故乡”,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国窖”所在地,也是杜甫、苏轼、黄庭坚、韩愈、杨升庵、张船山们客居过的“后花园”。这些文化的积淀,是绕不过去的“醉江阳,饮千年芬芳/酒在江上,梦在醉乡/万千诗酒层层浪/临江仙唱状元郎”(歌曲《醉江阳》)。


 
歌词《醉江阳》意境
 
  所以作者深情、自豪地叹到:“醉江阳,怎禁得风过泸州带酒香/美江阳,俏佳人长沱两江辫子长”,“江之上/梦之上/酒在心上”(歌曲《醉江阳》)。因为自汉代以下,江阳酿酒、饮酒就很盛行,到了宋代已是“江阳酒有余”(黄庭坚诗句)了。

元刚与歌手录音现场交流
 
  泸州自古以来的美,化作元刚笔下“美江阳,芳名流八方/水的骨肉,火的衷肠”的抒情调。正是:“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楼红处一江明。衔杯却爱泸州好,十指寒香给客橙。”(清·张船山《咏泸州》)
  韦庄也云:“泸川杯里春光好,诗书万卷楷春老。”“黄莺休见妒,枝头喜相扑。”
  而杨慎写于泸州,为人们广泛熟知的《临江仙》词中,更是写尽“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旷世喟叹。
 
一、江阳,这些丰厚的文化底蕴,为元刚的创作提供了扎实的歌词素材。

 
  又如泸州市龙马潭区的区歌《逐梦长江》。走过历史的春天,走过改革的春天,走过人生的旅途,那“儿时做的梦,白马化作龙/龙入碧潭中,遨游大江东/家在城下住,城在水上游/酒美水美人也美,万家灯火一江红”——寥寥数语,既点出龙马潭的来历,又道出了作为江城、水城、酒城的绝美韵味;“千年水码头,做着新的梦/一港通天下,吞吐势如虹”,让港城在新时代迸发出新的光彩。歌曲高潮“江水有多长,梦就有多美/长江万里,伴我梦飞扬”,铿锵而昂扬的歌声里,包含了作者对故乡“青山绿水”里能够“觅仙踪”而豪迈自豪的思绪。
 

元刚(右)和《嘴巴嘟嘟》作者、著名音乐人余青山一起

  故乡的情总是潜在于作者的心底,由此在元刚的歌词里,如果说这有“形象宣传”的味道,我则更认为,这是深埋在他对故土情感精神里爆发出来的赞美。正如铁凝在《新时代中国文艺的前进方向》里所说:“作为新时代的作家艺术家,我们更愿意去辨认人们的表情、神态、语言与行动,以及隐藏在其下的思绪、情感与精神图景。”可见,元刚歌词的基调,包含了他对故乡真挚的情感。
  这种情愫,是一个歌词作家最为基本的要素,也是最好的要求。
  再如他为歌手张媛媛创作的主打歌《紧紧爱》,以电音伴奏的嗨歌节奏唱到“只要现在,尽情High/只要现在,尽情爱/不要等将来,也许它并不存在/别让后悔  找上门来”;其节奏的急促感渲染出亲情、爱情、友情的紧迫,“不要等,现在的每天最精彩/不要等,花儿明年会不一样的开/亲人恋人好朋友,每个都紧紧爱/每秒都可贵,去了不再来”,继而大声的呼吁“别总说找机会,要就要趁现在”“想你爱你,马上就要见到你/想你爱你  马上就要说出来……”笔者曾经在演出现场听过歌手的演唱,震撼的音乐和电音风格生出一种直抵心灵的力量。

 
 
歌手张媛媛演唱元刚歌曲《紧紧爱》

 
  正基于此,元刚的歌词里没有低级趣味的东西,也没有“腐朽没落”的情调,而是充满舒畅、轻快的新时代的音节。
  又如《家国荣光——泸州江阳建设集团形象歌曲》“每一砖,每一瓦/建设小家建大家”,由建筑业的特性提炼上升到“家国情怀”,即“为了大家为国家”,“家国梦想我的荣光”。
  在当下,有一种“娱乐至上”的怪现象。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社会“符号”。而元刚的创作,远离这样的“怪事”,却表达出“正能量”的心声,歌颂时代的进步、发展,激励人们去憧憬美好的未来,这就是我值得评价的地方。
  即使是抒情的《版纳红豆》,也是美好“爱情”的遐想。歌词里吟唱到:“三千里外,默默的红/一万年前裹着相思浓/穿过一首古诗轻轻握你在手中/小小的符咒 ,版纳红豆”,又复叹到“蓦然回首依旧相思浓/穿过一首古诗悄悄种你在心中/爱情的宇宙,版纳红豆”。这种超然“地域爱情”,不能不说“版纳相思”(红豆)的美好,“云之南”的美好,一种“文旅”精神的美好。
  这才是作家艺术家创作的艺术价值的“共同体”。
  所以,我们必须注意,无论是什么文艺创作,其作品内在“精神价值”一定是我们必须共同遵守的文艺“价值规律”。
 
二、语言艺术,才能让“唐诗宋词”舞起来
 
  古代诗词戏曲,本来就可以吟唱的。从语言作品创作之始,就与“杭育”之曲调相接,所以,现代歌词当然应该有它的语言艺术,这样才会让新时代的“唐诗宋词”飞起来。
  故此王国维在《人间词话》第一则对诗词的艺术境界就说:“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所谓境界需“高格”和“名句”而成,“高格”即超逸之风,自然的才有感自己之所感,言自己之所言;“名句”即作品语言之魂,有了“名句”,作品的神魂才会相依而成,而作品之“气”才自出矣。
  元刚在《狼烟》里 “大漠旷远,血红落日圆/战鼓动地传,旌旗接连天/风云漫卷度边关/鸟飞绝,英雄叹,直直的孤烟”便有单音节词和叠词,以白描式就把边疆的“狼烟”勾勒出来,而在“信念的旗杆,挺拔的誓言/横刀立马,遍地的狼烟”里的“旗杆”“横刀”的意象,把词中“人物”驰骋疆场的英雄“性格”凸显出来,而“遍地的狼烟”,也体现了似稼轩“栏杆拍断”为国“誓死”的英雄气概。
  所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第六则也说,“境非独谓景物也,感情亦人心中之一境。故能写真境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即“物情”相依相融,境界便成。但境界不会自成,第七则便指出,“‘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便解答了境界,是通过语言艺术表现出来的。
故歌词的语言艺术,是“载不动,许多愁”的“载体”,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潜流”的方向。
  即“无我”和“有我”之境的哲学思辨理解,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人生境界。我历来主张文艺创作,不外乎要表达人生(包括哲理)和人性,这样作品才能到达诗意的人生智慧的境界。
  而“潇湘月如轮,映照衡山顶/潇湘月如钩,斜挂凤凰城”(为李玉刚首席大徒弟孙霄磊而作的《潇湘月》歌曲)以对文的形式,把“苍穹”下的“潇湘”,就展现了“处处画中人”之妙。《天石传奇》以“来自山川,孕于自然/本是凡尘石,修炼补苍天/五彩悠然,妆点大千/苍穹之上唯你酷炫”起笔,  以“古风”式语言笔法,如水墨画般的韵律渲染出“深情悠远,动人心弦/女娲的故事,记忆温暖/天有箴言,似玉生烟/天石传奇岁月流传”——一块满载千年神奇的“天石”跃然纸上。而在副歌的高潮部分,元刚以短短四句歌词凝练地表现了一块凡俗尘石到天石的修炼过程:“从平凡到非凡/天石闪耀,闪耀光焰/我和你心相连/惊艳天上,天上人间”。

 
       
歌手张静演唱元刚歌曲《天石传奇》


 
  诗词在内容上,是“流水”式再现,而歌词,是“截面”式歌吟。所以歌词往往抓住一个“点”,以复踏,或反复式的吟唱,以音律和曲调相伴,恰如一束光倏然直达“读(听)者”的心灵。
  我特别想在此,就元刚为纳溪特早茶写的一首歌《川香绿》再费些笔墨,因为这首歌词曲唱都十分优美,得到听者的极大认可。正如元刚自己所言:“我把茶歌当爱情歌来写”。就此意义而言,这首歌堪称典范之作。歌曲首段:“自从与你浅浅相遇/青青小叶藏着暖暖春意/云溪茗香唤醒春来早/执手依依,不误佳期”——写人吗?是;写茶吗?是。妙就妙在,既是写人,也是写茶;既是写茶,也是写情。歌曲第二段:“自从与你深深相知/浓浓川香品味脉脉情意/滋润心脾细数光阴美/绿韵悠悠,不负相思”。由“浅浅相遇”递进到“深深相知”,同样在句句既写人也写茶,既写茶也写情。如此浑圆一体的笔墨,当到达副歌高潮部分,才有了那人与茶、茶与歌、歌与人的“最美相遇”:“最是那最美相遇川香绿/沁心的慰藉,半个世纪/惊艳了水墨丹青的旖旎/峰尖沉吟,无忧心事//最是那最美相遇川香绿/倾心的相恋,一生知己/纵然是一带一路走万里/日月沉浮,无忧天地”。正如我曾评论官国柱的《那溪那山那茶》一书所说:植根于山水的灵动与茶叶的语言艺术,又超越了区域(地方)文化;文化是灵魂,如一庙居于一山,一室栖于一水,而动静相宜;似人与自然,虚实而脉通,灵气也。
  这也是符合“合天人通道艺”传统审美的美学意义的。

 
 
  纳溪特早茶茶山风光
 
 
  当然,曲调具有多样性,才有“境”,也才会让“唐诗宋词”的内容具有丰富多彩的空间。
  看优秀的歌词,是一片风雅;而听好听的歌曲,才会有一种美妙。
  所以欣赏歌曲,如看齐白石的画,一只虾,有灵动性,而在于四周是静的“水”,整体来“玩”才是艺术的。
  元刚传给我的36首歌词,都是完成词曲唱编的成品歌曲歌词,我在此只是列举几首歌词,难免挂一漏十。故一件艺术作品,不可能把社会生活和人之情感都一一地再现出来,只能把个别有“价值”东西尽量地展示于读者面前。而元刚从诗歌到歌词创作的华丽转身,如“唐诗”到“宋词”的跃进,其歌词也将会“飞”起来,这又让我有了“到一只红桔上作客”的感觉——新时代,让“乡愁”舞动“唐诗宋词”。(图片提供/元刚)
 
2019年2月28日于泸州江阳·城南人家
 
相关链接:
 
 
  评论家徐潋简介:四川泸县人,系全国中语会文本中心研究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四川省中语会会员,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四川文学艺术院副院长、《西南作家》杂志编委、《西南作家·新蕾》杂志副主编;创建有“泸州本土文学教育工作室”,国内外发表文章近200篇,参编和著10部专著(含内刊)。

 

 
 
  音乐人元刚简介:本名张元刚。诗人、音乐人、词曲作家,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制作人协会会员。代表作品:2008年星光大道年度总冠军张羽主打歌《想得开 玩的嗨》,星光大道冠军歌手张静《天石传奇》,流行金曲《让爱升起》,旗袍红歌《旗袍女王》,泸州市江阳区形象歌曲《醉江阳》,龙马潭区区歌《逐梦长江》,泸州商会形象歌曲《泸商行天下》,泸州老窖集团形象歌曲《喜时刻 醉开心》,陕西旅游歌曲《福韵天香》,贵州务川县旅游歌曲《仡乡恋歌》,叙永大石旅游歌曲《书仙河传奇》,纳溪特早茶形象歌曲《川香绿》《大里之春》,佳德七中国际学校《佳德校歌》,新都一中校歌《铭章情 梦起航》,电影主题曲《狂飙》、《天赐丹砂》等,被誉为“形象歌曲实力派制作专家”。
责任编辑:江边鸟新闻报料微信:chuxu0830   本站(注明中国天机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元刚,歌词,中的,诗意,追求,简评,音乐人,元刚,歌词,作者
继续阅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新闻
推荐